发烧酒吧

发布日期:2018-01-09 浏览次数:264

  我坐在轮椅上,医院有个大天台,我抱着一把不知道换了多少次琴弦的破吉他。我很庆幸我只是双腿瘫痪,对我来说,垂垂暮年,手还在,还能弹吉他已经是上天对我最大的眷顾了。每次抱起吉他我的心都是五味杂陈的,我一生的惆怅都在于此,一生的温暖也在于此。

  就在我抱着吉他出神的时候,不远处的全息台上传来了一条新闻“通过我国科学家和医务工作者的不懈努力,我国在世界范围内首次治愈了一例高雪氏症患者,相关药物和治疗方案即将向全世界公开,让全人类共享这一医学成果,让这项成果可以造福更多患者,下面请听详细报道。”我的泪水从溢满了眼眶,陷入了深深的回忆。

  ————丽江的一段偏僻古街,我摆弄着一架古朴的吉他,一个胖子站在门口,即便是身上穿着最大码的衣服也已经遮盖不住他浑圆的肚皮了,圆圆的肚脐眼露在外面,显得滑稽可爱。胖子是我的经营伙伴,我们一起从北京辞职,把所有的积蓄都拿来开了一家酒吧,酒吧不大不小很普通,但与丽江其他的酒吧不同,我们的酒吧没有豪华的灯光和配备齐全的音响设备,也没有复杂的乐队,只有我和胖子,两把吉他。酒吧很单调,又在角落,所以客人很少,生意惨淡。我倒觉得一切还好,虽然赚不到钱,但至少有时间搞创作了。但胖子总是牢骚不断,抱怨赚不到钱,他总认为钱是发烧的资本,没钱拿什么烧。我们的酒吧就叫发烧酒吧,这个名字是我爸爸起的,当他听说我辞去了北京的工作后沉默良久,然后说了一句话“你个缺心眼发烧把脑壳烧坏了吧。”于是我们的酒吧就叫发烧酒吧了,在挂牌子的当天,我真的发烧了,39度5。胖子拿着冻硬了的矿泉水瓶放在我脑袋上,开始呵呵傻笑,我问他笑啥,胖子说“你看你烧的,都快着火了,咱们酒吧肯定火呀。”我气得踢了胖子一脚,可就像踢到了一堵墙上,胖子只是肉抖了抖,我的脚趾却肿了。

  就这样,我们的酒吧开张了,每到夜幕降临,胖子总是拿着一个大喇叭对着街道上零星的游客卖命地喊着“发烧酒吧,扎啤三块,鸡尾十块,美女免费帅哥加倍,点酒免费点歌拉。”我在里面唱歌,胖子负责拉客,当服务员。中型酒吧零零星星地坐着两三桌客人,总之,酒吧从来没有坐满过客人。

  不知道哪一天,角落里灯光照不到的地方,来了一位身穿淡蓝色连衣裙的姑娘,胖子那一双发现美的眼睛瞬间锁定了她,一个箭步冲过去,灵活地避开了中间的两张桌子和散落的椅子。

  “姑娘,如果你肯坐在中间或者门口,今天的酒水小吃随便点,免单。”说完,胖子呵呵傻笑。

  “为什么坐在那边就免单。”女孩怀疑地问。

  胖子一拍大腿“嗨,这您还不知道,您长得这么貌美如,不对,冰清,也不对,这么,嗨,反正就是带劲,客人见了还不全往我们……”。

  “你把我当什么了。”胖子还没说完,那女孩已经拍桌子站起来了。

  胖子茫然不知所措“哎,你这丫头,我……”

  “姑娘姑娘,和气生财,和气生财,胖子怎么说话呢,愿意坐在那是客人的权利。”我边说边给胖子使眼色。

  “嘿,姑娘,您这至于吗?我这也是……”胖子喋喋不休,我赶紧把他拉到一边。

  我本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姑娘一看就在气头上,我把胖子拉开,她多半也就走了,可是令人不解的事发生了,这姑娘非但没走,反而成了我们这里的常客,每天晚上准时进店,坐在那个从来没人坐的角落里,点一杯柠檬水,还总和胖子吵两句,不过已经不是第一次那么激烈,更像是熟人在开玩笑。

  说来奇怪,自从开了这个发烧酒吧,我就经常发烧,不知是远到丽江水土不服还是真的被这个店名给下了诅咒。总之每过一段时间就会突然发烧。在我发烧的日子里,总是胖子一个人撑场子,一般这个时候胖子总会早早关门,这倒不是因为胖子偷懒,而是他唱歌实在不怎么样,琴也弹得很糟,往往连两桌客人也留不住。可我这次发烧后胖子确很晚都没有回来,我看表,已经凌晨两点了,往常即便我在酒吧这个点也该关门了,我正暗自纳闷,手机突然响了,我一看是胖子发的视频聊天,我正想问问他去哪浪了,刚一接通就听见对面胖子近乎疯狂的笑“哈哈哈哈,亮子,您看看,这是咱酒吧。”我只见酒吧已经坐满了人,舞台周围甚至走廊都站满了人。我惊得下巴都快掉地下了。“什么情况!”

  “那小妞真不错,人长得带劲,歌唱得还好,还会吉他,我靠,人家那歌你都没听过,全是原创。酒都快买光了。”胖子忘乎所以地喊着。

  挂断视频,我盯着房顶半小时没缓过神,“这丫头到底干嘛的。”我一遍又一遍的问自己,问着问着[佳勋1]就睡着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们的酒吧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每天被围得里三层外三层,我和蓝衣姑娘轮流唱歌,时不时还合唱两首,胖子自然高兴得不得了,毕竟钱是源源不断。客人们都是慕名而来,这个偏僻的酒吧成了丽江最火的酒吧。还有人把蓝衣姑娘的歌录了下来,现在大街小巷到处都是蓝衣姑娘的歌声,丽江所有人都知道了丽江发烧酒吧,也知道了发烧酒吧新来的驻唱,喜欢穿蓝衣服的尔雅姑娘。

  蓝衣姑娘叫尔雅,大家都叫她小雅,是个音乐天才,有一次白天我们三个去郊外骑牦牛,晚上在酒吧他已经把白天的故事编成了歌,没有谱子,没有歌词,张口就来。

  梦想着远方的青山、白云、小溪和你,

  睁开眼,你已经来到了我身旁,

  白云环抱着青山,青山却捧着小溪,小溪流进了你得心田,你却偷偷地看着我,

  我望着这梦里的青山白云,心里却只装得下一个你,

  ......

  这一晚,我们又收入不菲,我们三个疲惫却开心地沿着丽江古老的街道走在回家的路上,那晚我们三个谁也没有说话,每个人都若有所思。很快我们回到租住的小房子,因为尔雅的加入,我就把其中的一个小屋让给了她住,我和胖子挤到了一个屋里。这一晚我和胖子都没睡觉,最终还是胖子按捺不住了,问我“小雅今天唱的到底啥意思,她心里到底只装得下谁?”我没有说话,因为我知道,今天除了我,胖子也在偷偷看着尔雅。

  酒吧的火爆太过突然,顺风顺水往往蕴藏着危险。我们的成功自然有人眼红。一天,几个当地小流氓进了我们酒吧,一进门就拿出了钢筋棍,把客人全部撵走了,还放话说“今天老子包场,好酒全给老子拿出来。”我总觉得做生意讲究和气生财,他们还能打笑脸人不成。可胖子二话不说,抄起凳子就要干,我急忙把他拦下。

  “进店就是朋友,拿酒拿酒。”胖子听我的,忍着气拿了两瓶轩尼诗珍藏,那个叫刀疤的流氓头子刚喝了一口,表情就跟喝了鹤顶红似的,面目扭曲,鼻孔扩张,拍着胸口缓了足足有一分钟。

  酒是假的,这个账随后算,爷今天包场,这妞也让爷包了。”说着站起来朝尔雅走过去,尔雅把吉他挡在身前,害怕极了,我看到这一幕脑子瞬间炸了,当时再没有什么和气生财的话,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要把这渣子的瓢开了。“胖子,干他!”,我抄起另一只酒瓶大  喊着冲向了刀疤,没打过架的弊端在此刻尽情显露,只见刀疤不慌不忙地扭过头,一把抓住我抄酒瓶的手,我只见一条漆黑的钢筋棍朝我脑袋逐步逼近,虽然只是一瞬间,可我感觉就像电影的慢镜头。“砰”的一声闷响,我第一次打架就被简单粗暴地撂倒了。更可怕的是刀疤是个亡命徒,打架不要命,只见他抡圆了手臂,第二棍眼看就轮了过来。“不要!”尔雅撕心裂肺地喊着,眼泪夺眶而出。这时只见一双粗壮带毛的手臂出现在了我的眼前,胖子又一次在我需要的时候出现,这双大手抓住钢筋棍一拧,我似乎听到了刀疤手腕断裂的声音,接着胖子一个敏捷地转身,抓住刀疤的胸口和下体致命要害,三个箭步,还是敏捷地避开了桌椅板凳,狠狠地把刀疤扔出了酒吧,接着第二个,第三个……七个小流氓全部被胖子用同样的方法扔出了酒吧。只听刀疤他们双手唔着下体边跑边喊“你叫什么名字,老子下次弄死你!”胖子冲出酒吧大门喊道“老子是丽江洪金宝!”

  听到胖子这句话,我虽然满脸是血,可还是忍不住笑喷了。尔雅用手使劲按着我的脑袋,尽量不让鲜血流出。当晚我被送进了医院,整夜高烧不退,时儿昏迷时而醒,尔雅吓得够呛,一会帮我换冰袋,一会帮我换被汗打湿的衣服和被子。胖子拿着血样,化验单满医院跑,他们两个也是彻夜未眠。第二天中午,我终于退烧了,人也清醒了,胖子也累得坐在凳子上睡着了。尔雅用胳膊支着脑袋不停的打盹,我叫醒了尔雅,让她回家休息。可谁知尔雅看到我醒了她也像打了兴奋剂似得[佳勋2],帮我打了水擦脸,洗手,又坚持要回家做碗面给我吃,当我把热腾腾的面条吃完后,尔雅才放心地离开。屋漏偏逢连夜雨,下午,胖子又带来了一个坏消息,说警察已经把我们的店查封了,说我们殴打客人,勒令停业整顿。

  刚有起色的酒吧再次陷入危机,房东也找到我们说酒吧的房子不[佳勋3]租我们了。原来这次闹事是有预谋的,目的就是要把我们赶走,因为我们不管和刀疤他们动不动手,店都开不成了,我们不怕刀疤,可房东怕,没有人会[佳勋4]租房给我们。

  出院后我们收拾了东西,几乎所有东西都廉价变买了,尔雅说她下个月生日,正好我们还挣了些钱,我们就决定去旅行,给尔雅庆生,顺便寻找下一个落脚点。胖子把他的破皮卡收拾了一番,我们带着两把吉他和简单的衣物就轻装上阵了。

  尔雅说她梦想着可以去西藏,我们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佳勋5]第一站我们选择了香格里拉,我们白天在周边游玩,晚上在香格里拉街头唱歌。在香格里拉的一周我们的歌声征服了古城,有人认出我们是丽江来的,甚至有人为了听我们唱歌而改变了行程。我们继续沿着滇藏线向前,一路欢笑,所有的不愉快都抛到了脑后。皮卡飞快地开向梅里雪山,胖子兴奋过头,忘记了破皮卡的性能,结果车子在半路抛锚了,我们下车检查车况,就在开车门的一瞬间,尔雅直接从车上摔了下来,脸色苍白毫无血色,我和胖子急了,我坐在地下抱着尔雅,胖子急躁地摆弄着皮卡,情况越来越糟,我站起来,背上尔雅,“胖子,我先走,你弄好车了赶紧追我们!”

  “你跑着走呀,这哪是个头呀!”

  “来不及了!”

  说完,我背着尔雅向前走去。因为是高原,我用尽全力也只能一步一步向前挪。

  “小雅,再坚持一下,马上就到。”

  尔雅这时已经非常虚弱了,只听她不停地说。

  “亮子,谢谢你。”

  都什么时候了,尔雅还一直谢我什么,一定是开始说胡话了。想到这里我再次竭尽全力的加快脚步,我感觉双腿已经不在我身体上了,完全麻木了,我能感觉到我的体力在迅速枯竭,我也出现了高原反应,后脑勺仿佛有人再用锤子不断地敲打,嗡嗡的疼。终于,我看到了一个村庄,藏民的村庄。

  门上墙上全是藏语,我胡乱找了一家赶紧敲门,门开了。可能真的是老天怜悯,这竟然是一位藏医的家,而且是村里唯一的医生。这位藏医汉语不是很流畅,我听得似懂非懂,只是意识到很严重,藏医先生让我扶着尔雅坐立,用针刺破了头上的穴位,一股暗红色的血液顺着脸颊留了下来,藏医又用研磨好的药草敷在了太阳穴和后颈处。治疗结束后,藏医用不流畅的汉语对我说了几句话,我只是听懂了这里没有氧气,需要休息,明天早上需要检查晨尿。

  尔雅睡着了,胖子的车也终于修好了,我打电话给他,让他返回香格里拉买氧气来,那天我自责极了,为什么没有及时发现尔雅的身体状况。我[佳勋6]为什么没有照顾好她。看着熟睡中[佳勋7]的尔雅我恨透了自己。

  第二天,藏医检查完晨尿对我们说,尔雅有严重的高原反应,在往前走会有危险,必须立刻返回,藏医还说通过观察晨尿,尔雅的身体状况有异,希望我们回去后能去做个系统的检查。返回的路上我对尔雅呵护备至,按时喝水,按时吃饭。可尔雅偏偏说她不会去医院检查,说她从小就晕针晕血[佳勋8],还一直解释着一切只是高原反应而已。到了迪庆,尔雅确实恢复得与往常一样了,由于尔雅的坚持,检查的事只好暂时作罢。[佳勋9]

  既然不能去西藏,我们就转而去了其他地方,在大理和阳朔我们也收到了大家的热爱[佳勋10],没想到这一路上我们竟然频繁地被认出,原来我们的视频已经被频频[佳勋11]转发在晚上[佳勋12],我们已经在不经意间成了网红。

  在凤凰,尔雅的生日终于如期而至,在这个边城爱情地,[佳勋13]我终于决定向尔雅表白。这令我既兴奋又紧张。同时,还有一个严重的事情必须要面对了[佳勋14],那就是胖子。我知道胖子[佳勋15]对尔雅也有感情。一个是这辈子同甘共苦的兄弟,一个是想照顾她一辈子的姑娘。人生总是给我们出这样那样的难题,人人都想抓住人生,可真的到了抉择的时候,谁又能斩断一切呢。但无论如何我都要先跟胖子摊牌。因为我知道我对尔雅的感情,我骗不了自己。

  我找到胖子,还未开口,胖子已经抢先说到,“有大事,哈哈,需要哥们怎么帮忙?一定得完美[佳勋16],尔雅可是个完美的姑娘,不能有瑕疵。”

  听到胖子这么说我竟哽咽[佳勋17]了,久久说不出话来。

  “我知道,念书的时候你就最喜欢沈从文的边城,你赶着尔雅生日来凤凰,我就知道你丫要干嘛了。”

  我还是一句话也说不出。

  “别琢磨了,爱情是两个人的游戏,你们才般配。哥们还要浪几年呢。”

  尔雅生日那天[佳勋18],我们吃遍了凤凰的各类小吃,走遍了凤凰的大街小巷。晚上,我们到了凤凰最热闹的街,胖子说内急去厕所,我知道他是回客栈拿吉他,因为我要为尔雅唱歌,一首只属于我们的歌。可我没想到的是,胖子不仅拿了吉他,还带上了算命先生的小墨镜,黏上了小胡子,手里不知从哪搞来了一面锣。只听他“咣咣咣”的敲着锣。捋着黏在下巴上的小胡子说着“来往的宾客往这看,半仙我掐指一算,今天是个好日子,必有故事发生,大家且上前聚聚,给这美好的故事做个见证嘞!”说吧胖子把吉他扔给我。我知道,胖子又一次用自己衬托了我。

  我拿起吉他,唱出了我在心里默唱了无数遍的为尔雅写的歌!

  自从第一次遇见你,

  忽远忽近,

  不敢靠近。

  自从第一次梦见你,

  清晰的,模糊的,

  想走却又不忍离去。

  你第一次依偎在我身旁,

  真实的,虚幻的,

  我已经无法控制自己。

  是你,让我不在怯懦,

  是你,占据了我的心扉,

  是你,让我发现,我的世界已经离不开你......。

  “尔雅,让我照顾你一辈子好吗!”

  胖子再次敲起锣。

  “在一起,在一起......”

  满条街都跟着沸腾了。尔雅站在原地,眼泪如泉水般留下。

  “亮子,你为什么要这样,这段时间你能陪着我,我已经很满足了!”

  我抱住了尔雅,尔雅也紧紧地抱住了我,她的眼泪越流越多,打湿了我的肩膀。

  “亮子,答应我,永远不要为我哭泣。”

  “尔雅,这句话应该我说,我永远不会再让你哭泣。”

  第二天,醒来,胖子收拾好了东西,就在准备出发前往下一站的时候,胖子却说“就在此作别吧。”

  “什么意思,你要去哪[佳勋19]

  “回老家了,我爸年纪大了,家里的小饭馆不能再让他扛着了,我得回去经营饭馆了。”

  “不是吧,你都没进过厨房,你回去干嘛。”

  “人不能没干过就逃避吧,我会学。”

  尔雅说“胖子,我们还要开酒吧、录唱片呢,亮子不能没有你。”

  “得了吧,还离不开我,这些年我竟给他擦屁股了,现在有你了,我也算解脱了。”

  我和尔雅都说不出话了。

  “得了吧,你两[佳勋20]现在是网红了,我就一个跟在后边收点歌费的,将来你俩火了还不得把我一脚踢开呀[佳勋21]。”

  一起经历了这么多,现在我却一句话也说不出。

  “保重!”说完这两个字,我转过身,眼泪已经填满了眼眶。[佳勋22]

  胖子[佳勋23]拍着我的肩膀“结婚说一声,哥们还得给你俩敲锣去呢。”

  听完这句话我的眼泪再也收不住了,夺眶而出。

  胖子走后我和尔雅又跑了几个地方,我们的名气越来越大。再后来,已经有公司邀请我们录单曲,上海的一家电视台也邀请我们参加了好声音[佳勋24]比赛,我们一步一步走向成功。

  在好声音比赛中,海选一轮直接晋级,在初赛中,四位导师在10秒全部转身,打破了赛会记录,最终我们选择了都很崇拜的黄继臣作为我们的导师。[佳勋25]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我们得到了黄老师的[佳勋26]悉心指导,改变了自身很多业余的地方,我们把原来创作中不够专业,不完美的地方都加以改正。我们这段时间每天都练到深夜,我再也没有发过烧,可尔雅却经常出现异常症状,坐久了站起来会发晕站不稳,面色有时会突然发白,嘴唇会失去血色,莫名其妙的发烧等等。每次我要带她去医院检查,她却总是坚持说自己只是因为太累而已,现在正处于关键时期,她能坚持。

  就这样,我们一路向前,我们和导师黄继臣相处的也越来越好,有一天黄老师问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比赛结束了,无论结果怎么样,我都会娶尔雅。”

  黄老师说“好呀,到时候提前通知我,我一定去。”

  尔雅哭了。

  [佳勋27]决赛的脚步越来越近,一天上午我们把决赛歌曲合唱了几遍,正准备吃点外卖的时候,尔雅刚起身便摔倒在了地下,面色苍白。

  我慌极了。

  那天尔雅住院了,等她醒来第一句话竟然是“对不起亮子,我可能真的只能陪你到这儿了。”

  “别说了,什么都不重要,只有你好好的才重要。”

  “你给我妈妈打个电话好吗?我想她。她在苏州,这么近我都没去看她。”

  我拿起尔雅的手机,拨通了妈妈的电话,尔雅的妈妈很温柔,很平静。

  下午,尔雅的妈妈来了,她抓着尔雅的手,摸着尔雅的头发和脸颊,尔雅虚弱的脸庞上露出了一抹温馨的笑容。

  “亮子,妈妈来得匆忙,还没吃东西吧,你去酒店把包里的一盒绿豆酥拿来吧,妈妈喜欢吃。”

  我连忙应声,在路上我越想越不对劲,我没记得买绿豆酥呀,而且这里离酒店这么远,把绿豆酥拿来都快到晚饭点了。到了酒店,我打开尔雅的包,着了好几遍都没发现有绿豆酥,我又打开我的包因为没有。这是我的感觉非常不好,脑子里回想起了一幕幕画面。

  只身一人到丽江的女孩,梅里雪山半路上的昏倒,藏医的话,“谢谢你,亮子”,“这段时间你能陪着我,我已经很满足了。”“永远不要为我哭泣。”还有最重要的一句话“亮子我可能真的只能陪你到这了”。

  我的神情越来越恍惚,我冲出酒店,发疯似的冲出酒店。在路上我我感觉心已经堵在了喉咙口,喘不上气。

  “11楼的姑娘已经宣布抢救无效了。”

  “啊,中午刚住院的,哎,那么漂亮的姑娘,真可惜。”

  “听吴医生说,她一直到最后都是笑着的,很坚强。”

  这是两位护士的对话,我没有停止脚步,因为我要见尔雅最后一面,我必须见到她,虽然我已心如死灰!

  一天后,殡仪馆......

  “尔雅交待她死后尽快火葬,尔雅喜欢干净,干干净净来,干干净净走。”

  “妈妈[佳勋28],给我说说她的故事吧。”

  “尔雅是个孤儿,她的父母死于一场车祸,我是在孤儿院遇到她的,我看到她时,她正在大哭,可当她看到我后便不哭了,她的小眼睛咕噜咕噜的转,睫毛上还粘着眼泪,一眨一眨的,又可爱又可怜。”

  说到这里,尔雅的妈妈捋了捋鬓角的银发。

  “我没有孩子,当我看到尔雅的小眼睛时,就已经决定抚养她一生了。后来,我办了领养手续,尔雅也就来到了我的身边。尔雅渐渐长大,她也越来越出色,在学校的小艺术团里学会了唱歌,弹琴。上了大学后,她遇到了一位男同学,尔雅第一次恋爱了。那男孩对尔雅非常好,对我也很尊重,毕业后尔雅想开始自己的音乐事业,那男孩却想尔雅跟他回老家,尔雅很是苦恼,但为了爱情,她还是同意了。男孩的父母听说尔雅是个孤儿,是被别人养大的,说什么也不愿意尔雅和他在一起,对尔雅百般刁难,尔雅又通过自己的努力和勤劳得到了他父母的认可,后来他们决定结婚了,可就在这时尔雅检查出患有高雪氏症。尔雅说她做过一个梦,梦见自己在一座古色古香的小城街头弹琴,很美,她想在生命的最后能够完成这个梦想,所以她打电话给男孩,并且订了去丽江的机票。出发的当天,尔雅早早的到了机场,男孩却爽约了,男孩说他不能跟着尔雅再消耗下去了,还说他很珍惜和尔雅的过往。就这样,男孩就消失了,再也没有问过尔雅的一切。再后来尔雅一个人去了丽江,遇到了你,后面的事你比我更清楚了。”

  妈妈轻轻的呼了一口气。[佳勋29]

  “亮子,这是尔雅让我交给你的。”

  我接过来妈妈递过来的一封信,缓缓打开。

  亲爱的亮子:

  人的一生有很多种方式可以度过,一种是浑浑噩噩,匆匆忙忙的像一个玩偶,被人摆弄,左右。渐渐地被现实而残酷的生活压成一张薄饼。而另一种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主宰自己的人生,就像漫山遍野的野花,随意飘散,自由绽放。即便短暂,也像烟花一样绚烂。我很庆幸,自己是后者。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你,是你给了我虽然短暂,却最美好的时光。

  如果说我在这世间还有什么遗憾,那就是我竟然把你一个人留在了这里。我曾经无数次的想要离开你,在第一次郊游后,我想应该离开了。在刀疤出现后,我想应该离开了。在梅里雪山途中晕倒后,我想应该离开了。再给我过完生日后,我想我应该离开了。再胖子离开时,我想离开的更应该是我,因为我不可能陪你太久。可是,你知道吗?你已经牢牢控制住了我的心,每每想要离开,却又每每不忍离去。我梦见死神到来,将我从你身边拉走,你却勒住死神的脖子,对我喊着,尔雅赶紧走,我拖着他。醒来,泪流满面。

  这次我真的要走了,再也不会出现,万不可因为我而消沉,就把我当做一朵烟花,我只愿做你生命中的一个瞬间。

  尔雅 留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眼泪顺着脸颊,打湿了衣衫,一直流到心口。

  尔雅,你说我控制了你的心,可你知道吗?我的心里却满满的只有你,连一粒沙也容不下了。

  ......我的思绪回到了现实。坐在轮椅上的我也即将结束这一生。我这一生[佳勋30]赚了很多钱,尔雅和我的歌让我赚了很多钱,[佳勋31]我用所有的钱成立了高雪氏症基金会,我除了继续搞音乐外,其余时间全部用在了为医疗研究筹集资金上。现在终于有了突破,尔雅一定会为我骄傲,她的在天之灵也会得到安慰了吧。我想她和我一样,一定再也不想有情人因为疾病而天人永隔了。


[佳勋1]带着这个疑问,我渐渐

[佳勋2]喜极而泣

[佳勋5]可以删除

[佳勋7]身体尚未恢复

[佳勋8]删除,不然和前面在医院照顾男主矛盾

[佳勋9]经过这一遭,我终于看清了自己的内心,我喜欢这个姑娘,我爱上了她。

[佳勋10]非常受欢迎

[佳勋11]演出视频早已经被发布

[佳勋12]在网上

[佳勋13]在尔雅生日那天,我们到了凤凰,

[佳勋14]愧疚,因为我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

[佳勋15]删除

[佳勋17]瞬间呆住

[佳勋18]于是在那天

[佳勋20]你俩

[佳勋21]就不给你们拖后腿了,等你们发家了,再来照顾兄弟生意!

[佳勋22]删掉吧

[佳勋23]临行前,胖子

[佳勋24]删除

[佳勋25]删除

[佳勋26]专业人士的

[佳勋27]我对尔雅说,等我们顺利完成这场比赛,就马上结婚。尔雅只是害羞地看着我,不说话。

[佳勋28]阿姨吧还是

[佳勋29]原来这个坚强美丽的姑娘有过这样一段伤心过往,我好后悔,没有对她更好一些,弥补她的那些伤痛。

[佳勋30]这些年过去,我

[佳勋31]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