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跑女神等等我

超跑女神等等我

发布日期:2018-01-09 浏览次数:7246

  一

  楼小歌绕着操场跑到第十八圈时,终于忍不住仰天长啸:“我跑不动了!”

  助理连忙递上水,朝她握握拳头:“不要放弃啊,这可是你最后的机会了。”

  听到这番话,她咬着牙,又坚持向前跑了一会儿,可是没跑多久,她又跑不动了,尤其是看见女主角靠在长椅上和柳疏晟有说有笑时,她的腿就更加打软。

  因为,她死也没想到他竟是这部戏的赞助商。

  三天前,楼小歌接到导演的电话,说是有部新戏即将开拍让她过来试镜。像她这样不起眼的角色能接到导演的邀请可是莫大的荣幸,她当机立断地答应了。

  可到了片场她才发现,别说配角了,连个路人甲都算不上,按导演的意思是,像尹采儿这样的大腕,那可是陶瓷娃娃摔不得碰不得,不过摔打戏总得有人演吧。

  所以,楼小歌就成了她的替身。

  只是开机的当天,除了一批年轻的演员与她一起在剧组等候外,她还发现了一个极其不和谐的身影,那就是柳疏晟。

  这个被她一脚踹了两年的前男友。

  他依旧桃花满面笑如风,修长的双腿一晃一晃,慵懒地靠在长椅上,有人为他端茶,有人为他遮阳,连一旁的尹采儿也削着水果亲手喂他,少爷的待遇好生让人羡慕。

  她其实挺怕他认出她的,当初的狠话犹在耳旁,若是让他知道她现在过的还不如从前,她甚至能想象他会用怎样的语气和神态嘲笑她。

  不过转念一想,她又觉得自己是自作多情了。从拍戏时他就没正眼瞧过她,连导演叫她名字时他都无动于衷,也许他早就把她忘了。

  想到这,她松了口气。

  “小歌,快看前面啊……”助理的声音漂洋过海砸了过来,楼小歌回神时才发现前方已是一堵墙,纵使她反应过来脚却没止住,“轰”得一声撞到了墙上!

  所以说,人不能一心二用。

  她头撞的不轻,助理给她扶起时都有点站不稳,好在没流血,不过巨大的动静也引来旁人的侧目,有碎碎的笑声飘进她的耳朵。

  “这个傻逼,八成是想当女主角想疯了。”

  “混了两年还是个替身,要我都不好意思出门!”

  助理气的就要破口大骂,却被楼小歌暗暗拽住,她的余光瞥向远处的那人,幸好他没有注意。

  “小歌,我看你还是休息会吧!”导演终于发话,周遭才渐渐安静。她捂着额头向休息室走去,还没走几步,一道冰冷的声音砸了过来。

  “这点伤就罢工,你当赞助商的钱是大水淌来的?”

  是柳疏晟。

  他不知何时站起来一脸盛怒,清冷的目光注视着她的背影:“又不是范冰冰的脸装什么娇弱,真以为电视机能框得住你?”

  他损人损得极其隐晦,高傲的气场不减当年。

  周遭的人跟着偷笑起来,楼小歌气的浑身发抖。

  她转过身,迎上那双漆黑的眼睛,却笑地云淡风轻:“您说的极是,这点小伤哪能耽误拍戏,是我想得不周到。”

  她认错的态度格外积极,反倒让柳疏晟错愕不已,许是没料到她会这么快的服软,心里多少有点失落。但很快,他便掩藏了真实情绪,勾起唇角:“这也怪不得你,毕竟是替身嘛,哪见过什么大场面。”

  加重的字眼在耳畔尤为清楚。

  楼小歌觉得没和他拼个你死我活已是奇迹。

  这场戏一直从下午拍到傍晚,除了尹采儿拍了几个特写镜头外,剩下的高难度戏都由她全部完成。楼小歌不知哪里出了错,从拍这段长跑戏开始,她就一直被NG。

  “卡——”导演的声音再次响起,楼小歌缓缓停下脚步,当她以为又要重来一遍时,柳疏晟却突然发话。

  “今天先到这吧。”

  此话一出,众人都松了口气。

  “只是……”就在她要离去时,他忽然眯起眼,望着夕阳下那抹纤瘦的身影,弯起唇角,笑得动人:“跑了那么多遍,我还是觉得第一条跑的最好。”

  二

  柳疏晟最见不惯的事情就是看她笑。

  那种微微扬唇,毫无情绪得笑让他厌恶至极。

  他觉得一个女人明明心身厌恨却表现得一脸无所谓,怎么看都像极了拿着毒苹果的皇后。

  不过楼小歌就是不吃他这套,纵使她指甲都陷到肉里掐出血来,她依旧扬着唇,笑得牲畜无害。

  不是她心脏能力比别人强,只是摊上柳疏晟这样的人,她想不笑都难。

  当初分手的原因也多半和这有关。

  回到家时,已经晚上九点。她一头倒在床上累得不行,只是头刚碰到枕头就引来一阵剧痛,她伸手一摸,才发现脑门上已经长了一个大包。

  这大包若换在以前她还无所谓,可现在,她是连跑步都怕长肌肉的主。所以,楼小歌一个鲤鱼翻身,便向楼下跑去。

  一进便利店,就看见一抹熟悉的身影,她纵然没想到竟会在这里遇见他,大脑的第一反应就是跑。不过楼小歌刚要迈脚,柳疏晟的声音就砸了过来。

  “喂!替身!”

  他真是眼尖,一下就逮住她。楼小歌自知没办法再装傻,只得抬起头,望着一步步向她逼近的柳疏晟,尴尬一笑:“嗨。”

  两年未见,他说话依旧这么熟络,好像当初闹分手的事全然忘记。

  她顶讨厌他这样,因为她至今还记着。

  “你刚才跑什么?”他走到她的身边,一米九的海拔瞬间把她眼前的光挡住,楼小歌刚要说话,却见他眉毛一挑,勾起一抹坏坏的笑容:“该不会是怕我吧。”

  “你想得美。”她冷笑连连,却心虚得狠。

  柳疏晟没有反驳,目光倒落在她的脸上,炙热的视线灼得皮肤滚烫,她猛然想起出门时以为不会遇见熟人便穿着睡衣,踩着拖鞋出来了。她连忙向后一退,警惕地瞪着他。

  他轻笑一声,扬起手里的东西,暧昧低语:“你该不会也是来买这个吧?”没等她回答,他身子向前一倾,贴近她的耳根,淡薄的气息喷薄在她的脸上:“不过以你的体力,我可真为对方感到担忧啊……”

  一触及到身材,楼小歌的脸色立刻大变。

  说到底,柳疏晟这人最大的毛病就是嘴贱。

  什么话到他嘴里那就吐不出象牙,要不是看在他老子的面上,他不知死了多少回。

  当初在一起时,她就没少遭他的毒舌。

  记得有次,她满心欢喜地告诉他准备转行做演员时,他却冷冷地将她上下打量一番后,特别嚣张地嘲笑道:“就你那身材怎么可能演得了?做个爱都能把我累得够呛!”

  虽然身为运动员她的体型不是特别苗条,但她身高摆在那也属于高瘦型。再说到床事,那根本就不是她的问题好吗?哪个晚上不是他非要大战五百回合?

  往事不堪回首,说多了都是泪。

  楼小歌强忍着怒气没有争辩,倒是抬起头,脸上挂着笑,浅浅的酒窝让她笑容格外迷人,即使在多年后柳疏晟依旧怦然心动。她一把抢过他手里的东西,高傲地说道:“多劳柳总费心,只怕一盒不够用,我家那位精力只怕柳总这辈子也想象不到……”

  柳疏晟终于变了脸色,俊冷的眉宇看不出喜怒。楼小歌自觉赢了一星半点,正要为自己的胜利欢呼时,忽然被人一脚踹到地上。

  是尹采儿。

  她缓缓摘下黑色的墨镜,一脸无辜。

  “我当是哪个色胚子连杜蕾斯都要抢,没想到是楼小姐。”她笑容艳丽,目光却冷的掉渣:“真是天大地大不如小姐的欲望大,你看需不需要我赞助你两箱?”

  这一脚踹得真够有力,尤其那尖细的高跟鞋戳到屁股上时,可谓下足了力气。

  好在她皮粗肉厚很快就爬了起来,即使摔了一脸灰也丝毫不受影响,只是她一向有仇报仇,正要扬手回敬时,却在空中被人截下。

  “你不能打她。”

  这世上最残忍的莫过于前男友在自己面前帮着另一个女人。

  尹采儿笑的得意,正当她心灰意冷时,却听他冷声说道:“我怕你力气太大,一掌把她劈断我不好料理后事。”

  三 

  其实楼小歌在转行做演员之前曾是一名运动员。

  她是女子一千米的的佼佼者,虽然没进国家队,但在省队也实力不凡。

  那几年是她人生的巅峰,她代表国家跑了多少无数场比赛。只是每天高强度的训练把她弄的精疲力尽,就因为这事柳疏晟不知和她吵了多少回。

  她觉得练体育受伤是家常便饭,哪个世界冠军不是流了一路血走过来的。他却在这事上较劲,甚至暗地里给她教练穿小鞋,逼得她不得不提前退役。

  纵然这样,她也没气到分手的地步,而真正导致他们分开的原因,则是她准备转行做演员。

  助理打电话时,楼小歌还躺在床上睡觉,昨晚那一闹害得她失眠一夜,一直到凌晨五点才才勉强睡着。

  她意识朦胧地接起电话,以为是在做梦,听了一会儿便挂断。可没过多久,电话又再次响起,反反复复响了三次,她才清醒。

  “什么事啊?”楼小歌不耐烦地问道,不知电话那头说了什么,她突然杏眼怒瞪坐了起来:“拍戏?拍什么戏?不是说今天不用去了吗?”

  “导演说你的动作有点僵硬,还需要稍稍改进……”

  “我看不是动作僵硬的问题吧!”她冷笑一声:“若真觉得有问题就另找替身吧!”

  她啪的一声挂断电话。

  楼小歌自然知道这通电话的始作俑者是柳疏晟。

  他一定还在为昨晚的事情耿耿于怀,所以她更不可能再去自取其辱。

  只是,事情远远没有她想得那么简单,没过十分钟,电话再次响起,不过这次不是助理。

  看到那串熟悉的号码时,楼小歌整个心都提到嗓子眼里,这种感觉她无法控制,即便分手后她烧了所有关于他的东西,可有些东西还是会刻印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思考半天,她还是接了电话,电话一通,冰冷的声音就在耳畔响起:“楼小歌,你真不过来拍戏?”不等她回答他又说道:“你不过来也行,就凭你那演技我也没抱多大希望,只是这剧组的演员若都这么不负责任说走就走话,我倒是可以考虑下赞助的事。”

  “柳疏晟——”她咬牙切齿,恨不能立刻冲过去给他掐死。

  “我劝你还是赶紧过来,二十分钟后见不到人,我可不会多呆一秒。”

  电话啪的一声被挂断,再打去时已是忙音。

  柳疏晟这辈子做的最多的事就是看楼小歌跑,从前看她比赛跑,后来看她追梦跑,现在看她狼狈跑。望着她气喘吁吁朝他奔来时,他的嘴角难得浮出一丝笑容。

  微笑不过两秒,他又恢复一贯冷漠的神情,吆喝起身边的工作人员:“给她加座!”

  不是让她来补镜头吗?现在这是闹哪样?望着搬来的板凳,她心中疑问重重。

  “你不用觉得有负担,我只是让你过来学习下,像你这种半吊子……”后面的话在她一记白眼中止了声。

  楼小歌自然不相信他会这么好心帮她,可还是和他并肩坐在一起。大白天两人坐在操场上气氛着实有点怪,尤其后面还站着一群人,这不禁让她想起了几年前。

  那时她还没退役,他经常带着一帮人来看她的比赛,最夸张的一次是他买了那场比赛一半的票,整个赛场的人都是为她欢呼。有时,他也会带她去看别的比赛,两人肩并肩坐在一起,从夕阳到西下,从欢呼到安静,不问输赢,不问对错,那都是最幸福的事吧。只是现在……

  不知从哪蹦出一群修长的大长腿,傲人的身姿犹如电影女郎,个个都妖艳妩媚,风情万种,即使穿着宽松的T恤衫,也毫不逊色。

  柳疏晟的手不知何时爬到肩上,意味深长道:“我昨天回去帮你分析了下,你混了两年还没出名除了演技的问题外,最重要的一点你知道是什么吗?”

  她自觉不知除了演技外还有哪些是做不到的,可当她的余光瞥向那一排美女时,才猛然反应过来。

  她预想过很多种羞辱她的办法,却没想到他竟用了这招。

  往昔的回忆在瞬间变得荒唐可笑,她还天真的以为他是浪子回头。

  她心中警铃大作,刚想起身离开,一只手横了过来,用力将她揽入怀中。

  柳疏晟低下头,望着她涨红的脸,嘴角扬起轻浮的笑:“那就是身材。”

 四

  每个人都有底线,包括楼小歌。

  一旦戳到心口,再坚强的城池也轰然倒塌。。

  她用尽全身的力气,一脚踩在柳疏晟的脚上,痛得他嗷嗷乱叫。

  然后,迅猛地消失在他的眼前。

  她跑的很快,几乎超越了以往的记录,不到十分钟就冲进了健身房。

  楼小歌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跑,更想不通为啥要跑进健身房。

  可是,当她坐下冷静半小时后,才细细反应过来。

  她就是自尊心作祟。

  她怕从他口中听见那些话,即便她付出那么多努力,觉得自己已经刀枪不入,她还是不敢面对。

  就像现在,她跑进健身房不就是为了看那些胖子好给自己寻找安慰感。

  她总是想证明什么,却老是把自己弄得一身狼狈。

  楼小歌哀怨地坐在那里,连健身房的老板都摇着头,每逢她来这里,不是萎靡不振就是受了什么刺激。

  “小歌……”

  忽然有人喊她,她一怔恍惚,缓缓抬起头,看见一抹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教练……”

  岁月真是把杀猪刀,连曾经一身肌肉的许文城都变成了一身肥肉,她差点没认出他。

  “你怎么哭了?”

  被他这么一说,她才发觉自己不知何时已泪流满面。之前被应尹采儿那般羞辱也没落过一滴泪,却因为他的几句话伤心成这样,她赶紧擦了擦眼泪,转移话题:“我就是眼睛有点疼,倒是你,几年不见,怎么变得发福了?是不是应酬太多了?”

  原是想吹捧下教练,反而话说完他的脸更黑,她寻思着是不是自己说错了话,就听见对方不冷不热的腔调:“还不是托柳疏晟的福,才有机会去勤政处。”

  这话一说,倒让楼小歌想起当年柳疏晟为了她的事,给许文城穿了不少小鞋,那么风光的一个人被弄到后勤处,多少有点不甘心吧。

  大约是看出她的为难,他反倒拍着她的肩膀安慰道:“你也别自责了,事情过去那么久我也无所谓了。只是你……”他怔怔地盯着她:“退役后怎么当了明星?柳疏晟对你不好吗?”

  好吗?

  说不上好不好,只是没了他的生活后,她过得依旧不幸福。

  当初不就是因为她想转行做明星遭到他的阻碍才被迫分手。

  她实在想不明白他为何特别反对这件事,甚至过分到连投简历时也暗中做手脚。几番阻挠后,她终于忍不住向他吼道:“你脑子有病吧?真以为老子没了你就不行?”

  他腾地站起来,一脚踹开她屁股下的板凳,怒吼道:“滚啊,有本事你滚啊,我就不信你那莲藕粗的身材还进得了演艺圈?”

  以前就算再怎么被他毒舌,她都是一笑而过。

  可这次,也许是屁股摔的太痛,楼小歌怎么都没忍住眼泪。

  她受够他的独裁,他的偏执,他的毒舌。

  她一气之下果然滚了,而这一滚就是两年。

  之后的事,正如他所料,样貌不出众,身材不苗条,能说得上的缺点通通被人拒之门外。

  这样的打击曾让她一度以为,离开了他真的不行。

  许文城望着她,不知何时,她的眼睛红了一圈,有晶莹的泪水在眼眶打转,却不曾落下。

  他有点动容,觉得可能伤到了她,情不自禁伸手将她搂入怀中。

  “不就一个男人吗,有啥好哭的,改明哥给你找个更好的,还反了他不成!”

  难得遇见久违的人,听见久违的话,楼小歌一下没忍住,连带着鼻涕哭的更凶。

 五

  楼小歌上了头条。

  她本来长得就不美,偏偏记者还挑了张最丑的样子放在头版,让她不得不怀疑自己是否和对方结过仇。

  等等……现在这并不是重点。

  重点是,怎么会有许文城?

  还是她躲在他怀中哭的最凶的那张!

  盯着报纸上两人的亲密照,她有点抑郁,像她这种毫无影响力的小透明,怎么会突然间上了销量第一的报纸头版?

  正百思不得其解,门忽然被人撞开,她一惊,就看见柳疏晟气势汹汹地冲了进来。

  “楼小歌!”

  不知哪来的力量,让他连喊她的名字时,都气壮山河。

  她原是想收拾完行李安安静静走人,被他这一喊,吓的手里的东西都散落一地。

  “你干嘛?”她警惕地瞪着他。

  他长腿一迈,越到她的跟前,盯着地上一摊衣服,挑着眉毛冷笑:“我就昨晚说你几句,你就受不了了?真没想到,你长这么丑连挑人的眼光也那么差劲。”

  喂喂喂,她虽然是不美,但他犯不着一早上就拿这事来呛她吧!

  她倒是想反驳,可柳疏晟的脸色真可怕,黑的像一筐煤球。

  “所以,才迫不及待收拾东西投入那个死胖子的怀中?”

  说她一个胖就算了,现在连前任教练都不放过,她的血气直冲脑门:“我就是投入他的怀抱怎么着?就你那瘦弱的身板,我还嫌咯的慌!”

  话音刚落,空气死一般安静。

  男人的脸色铁青,楼小歌有点想咬断自己的舌头,因为有一点,她说错了。

  柳疏晟并不瘦弱。

  他一身八块腹肌,个个都结实整齐。

  头撞上去,是咯得疼。

  所以,当这句话说完后,她猛然感到腰部一紧,接着,柳疏晟将她按到墙上。

  “想靠绯闻上位,你想都别想,嫌我身板咯得慌,你不试试也敢乱说?”他咬牙切齿,下一秒,霸道而汹涌的吻肆虐着她的唇,犹如狂风暴雨,逼得她动弹不得。

  这个吻,沉重又甜蜜,像缺水的植物,深深吮吸着,连呼吸都成了奢侈。

  从最初的推拒到后来的沦陷,楼小歌被吻的意乱情迷,就在她觉得不能自已时,他却放开了她。

  “砰——”

  没站稳,一屁股摔在地上。

  柳疏晟勾起嘴角,心情大好:“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句话一点不假。”

  他潇洒转身,一脚踩在地上的衣服向门口走去。末了,又转过头,斜睨她一眼补充道:“所以,楼小歌,你还是爱我的。”

  她是爱他不假。

  可不代表会接受他,原谅他。

  楼小歌忘了自己是怎么回去的,只是每当她静下来时,那一幕就像海水般朝她涌来。

  无法阻挡。

  她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在街上,影子被晕黄的街灯拉长,像似驼了千斤的重担。

  街边的商店收摊很早,还不到十点,整个街道就变得冷冷清清。

  她双手环抱,觉得今晚异常冷,不知是不是早春的原因,正想着,却感到寒意更冷。

  摩托车呼啸着从远方驶来,待她反应过来时,人已经被甩出好几米外。

  本以为是抢包的小偷,不想对方又开了回来,这回,他的手里已多出一把铁棒,迎着月亮,泛出寒冷的光芒。

  这下,楼小歌的心里彻底发寒。如果是被人蓄意报复,那就惨了。

  她强忍着疼痛从地上爬起,向人多的地方跑去,可她再跑,也赶不上摩托车的速度,很快,对方就与她齐平。眼看棍棒就要落下,她下意识的伸手,竟抓住了铁棍,在对方诧异中,她迅速一脚,踹上对方的胸口。

  望着摩托男从车上滚了下来,楼小歌心里那个爽快。

  这一刻,她多么庆幸自己曾是名运动员,要没那十几年的训练,说不定早死在他的棍下。

  可高兴没多会,她却发现摩托男已经站了起来,一步一步向她逼近。

  刚才那一脚,已耗尽她全部力气,楼小歌瘫在地上,脑海只闪过两个字。

  完了……

  头盔将对方的脸遮得严严实实,高大的身影笼罩在她的上方,她不知自己和对方结了多大的仇怨,以至于他如此执着,而冷冷的声音已在耳畔响起。

  “楼小歌,这笔账本不该和你算,但是,也只有你,才能还清这笔账。”话音刚落,对方举起棍棒朝她挥去,她下意识地闭上眼,却没感到剧烈的疼痛,反而还被人紧紧拥住。

  楼小歌缓缓抬头,就对上一漆黑冰冷的眸子。

  他眼神黑暗至极,全身都散发着森冷之意,可怕的让人心惊。

  摩托男见势头不对,转身就跑。

  “妈的——”他忍不住爆粗口,正要去追,却被楼小歌拽住。

  “操!你再不松手他就跑了!”

  “还是算了。”她虚弱一笑,头一歪晕了过去。

 六

  人哪有那么脆弱。

  更别说楼小歌这样的女汉纸。

  昏倒没多久,她又在一阵剧痛中醒来。

  蚀骨的痛像是被坦克碾压般,她“啊——”的尖叫一声,睁开了眼睛。

  给她接骨的是一名年轻的女医生,由于送来时是深夜,院里的老医生也不在,加上她流血过多,怕耽误治疗,只好让这名毕业没多久的女医生上阵。

  不知是女医生太紧张,还是楼小歌脱臼太严重,腿稍稍一动,她就惨叫不停,凄惨的声音犹如被宰的猪,连一旁的柳疏晟都忍不下去:“医生,你能轻点吗?你没看她哭的跟杀猪似的,这不扰民吗?”

  明明安慰的话怎么到他嘴里变了味?她哭的更凶,甚至扔起枕头。

  “你才扰民!你全家都扰民!”

  难得他没计较,甚至走到病床前捋起袖子,一副壮烈牺牲的样子:“你要痛就咬吧,为了大家的安宁,牺牲点自我也是应该的。”说着,他将胳膊伸到她的嘴边。

  她一愣,忽然想起以前训练时,他也是这么做的。

  那时,她所受的伤远远没有现在这般痛,只是习惯了他的温柔,只有在她受伤时才表现出的温柔,即使弄破一点皮,她都会大喊大叫,好像真的快不行了,惹得他一阵紧张。

  也有被看穿的时候,不记得因为什么事冷战了两个月,谁都不愿低头,可她又忍不住想和他说话,倒水的时候故意将水瓶打翻,滚烫的热水溅在身上,痛得不行。他闻声赶来,却狠狠给了她一巴掌。

  “楼小歌,你演技太差了。”

  他冷笑着,从来没有那样愤怒过。

  他不是不知道,只是把她的雕虫小技埋在心底,不忍揭穿。

  想到这些,她鼻子一酸,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柳疏晟以为她被感动哭了,甚至安慰道:“你也别激动,我就是看不下去了,你是看不见你哭的样子有多丑,你也得想想别人的感受啊……”

  话都说到这份上,她岂能辜负他的美意?下一秒,所有的痛苦与愤怒被她一口咬下。

  右腿骨折索性让她在床上躺了三个月。

  助理来看她时,眼里凝聚着一股幽深的哀怨,仿佛被人烧了祖坟样:“这下好了,这一躺你的演艺生涯彻底躺没了,完了,全完了。”

  小歌望着打着石膏的双腿,懒懒一笑,安慰起她:“何来躺没?就从来没开始过。”

  说这话时,她心里多少还是有点后悔,早知道会被人以受伤名义解聘,还不如当初她潇洒离开,好歹为自己挽回点面子不是?

  唉……

  后悔!十分后悔。

  不过……后悔之余让她更费解的是把医院当家住的柳疏晟。

  这货不知抽什么风,自从那天被推进病房后,他就跟搬家似的把自己东西都搬了进去,还配了专职保姆,三天两头往这奔,俨然当成了自己家。

  要说是为了照顾她,凭他俩现在的关系,想想都直翻白眼。

  可若不是,为何她每次一摔跤,他就不知从哪冒出将她扶起,心里想吃什么,第二天就会出现在饭桌上,甚至连上厕所,也都……尽职尽责。

  “那个……你出去吧。”狭小的房间内,两人紧挨着彼此,连呼吸的声音都格外清晰。

  “你行吗?”男人暧昧笑着,修长的手指游移到她的腰上,冰凉的触感像鱼儿样来回穿梭,她深吸一口气,咬牙笑道:“我可以。”

  “可是……”他的唇贴近她的耳朵,温热的气息刺激着皮肤一颤一颤:“我怎么觉得没了我你不行呢?”说着,手忽然滑进了她的裤子。

  “操!”楼小歌涨红了脸,一把抓住那只狼爪,恼怒成羞:“老子脱个裤子不劳您大驾!”

  砰——

  他一脚被踹了出去。

  楼小歌坐在马桶上,好在屋子一片昏暗,没让他看见脸上的潮红。

  只是……

  她喉咙发紧,望着那扇门,心脏剧烈跳动。

  “那天……为什么你会突然出现?仅仅是因为路过吗?”

  是吗?还是她想多了?

  结果等了半天也没得到回应,尴尬的气氛让她懊恼不已,就在她准备换个话题时,冰冷的声音却从门外传来。

  “不是——”

  哪有那么巧。

  不过是爱让他多了警惕,他才不会再次失去。

  

  楼小歌出院时没想到还会遇见尹采儿。

  与其说是遇见,倒不如说是被对方找上门。

  隐约听见楼道有尖细的争吵声,还没细听,门就突然被人撞开,只见尹采儿发丝飞扬,衣服凌乱,踩着高跟鞋就冲到她的床前。

  突如其来的拜访让她心有余悸,她知道这女人不是省油的灯,正要按向报警器时,尹采儿已开口:“楼小歌,你好本事,我自以为你不过是个替身演员就让你几下,没想到弄了半天我才是你的替身,我真后悔当初没让人把你撞死。”

  “什么?”楼小歌手指一顿,疑惑地望着她:“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是我找许文城撞你,你和他传绯闻也是我干的。”

  “不是这句——”

  她早就知道那个撞他的人是许文城,那天听声音她就已经知道,他恨柳疏晟,所以才故意和她传绯闻,所以才开车撞她,他们的相遇根本就不是巧合,只是令她没想到的竟是……

  “你说你是我的替身是什么意思?”

  “呵——”她冷笑一声:“真枉费柳疏晟一番苦心,到头来还是给别人做嫁衣。”

  “难道说……”

  “你真以为这次能成为替身是靠自己努力得来的?那么多年都出不来,若不是柳疏晟为你投资,哪个导演想用你?就算他把这次的女主角换成你,以你的实力,没有他的帮衬,你永远接不到电影。”

  所以……

  他才一遍遍让她重演。

  给她请模特让她学习。

  在她决定放弃时勃然大怒。

  楼小歌缓缓抬起头,盯着尹采儿,招了招手,笑道:“你过来。”

  她傲慢地走了过去,还没弄清状况,一个巴掌便扇在她的脸上。

  “这是你欠我的,从此,我们互不相欠。”

  楼小歌消失了。

  在柳疏晟回到医院后,连同她的行李消失的干干净净。

  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医院的监控记录着她离开的最后画面,便再也没有线索。

  两年前的历史仿佛在重演,柳疏晟一拳砸在了电脑上。

  他双眼发红,揪住院长的衣领怒吼道:“找,给我找,人在你们医院丢的,挖地三尺也要找出来!”

  一旁的小护士被吓的不轻,没人知道他愤怒下隐藏的痛苦。

  他曾以为她会回来,却不想那一次的分别竟成了永别。

  她心意已决,不是离开,而是放手。

  而他太过骄傲,总以为她没了他便无法生存。

  直到她彻彻底底消失,他才猛然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他恨她的洒脱,她的绝情,却又无法控制的思念她。

  他几乎动用了一切手段,才在半年后找到她。

  那一刻激动不已,甚至想抱抱她,却始终抬不起脚。

  自尊让他变得懦弱,面子让他变得害怕。

  直到有次,秘书实在看不下去他那副求而不得的惨样,多嘴说道:“既然她不快乐,你就给她快乐,她想演电影,你就帮她一把呗。”

  他觉得这个主意不错,才会成为这部电影的投资商,却又不能做的太明显,才会安排个替身的角色给她。

  他费尽周折,好不容易找到她,接近她,怎么可以让她再次跑掉。

  哪怕她是长跑冠军,他也要追上她!

  八

  有了警察的出动,很快,便找到了楼小歌。

  只是令柳疏晟没想到的是,她竟去了当初拍摄的操场。

  夕阳西下,光线拉长了小歌的影子,她绕着操场跑了一圈又一圈。

  汗水浸湿她的衬衣,她全然不顾,只是一想到尹采儿那番话,楼小歌的全身就充满了力量。

  嘲笑让人愤怒,也让人上进。

  她自然不能辜负为她付出的人。

  望着那个瘦弱的身影,柳疏晟终于忍不住,一把从身后将她拥住。

  突如其来的拥抱让楼小歌吓了一跳,不过熟悉的味道又在下一秒让她心安。

  也许真是太久没接触男人了,仅一个拥抱就让她脸色涨红,别扭说道:“我可没想拍你那破电影,我才不稀罕当什么女主角。”

  “嗯。”当他一个人的女主角就行。

  “当然我也没有原谅你,别以为打着为我好的旗号就能将功赎罪!”

  “嗯。”没关系,他有足够但时间来等她原谅。

  “以后更不许羞辱我,尤其不能说身材!”

  “嗯。”其实她一点都不胖,甚至还很可爱。

  无比的乖顺让楼小歌有点吃惊,怎么说也该反击两句不是?

  她转过头,忽闪着大眼睛,厚脸皮问道:“那电影何时再开机呢?”

  “等你先减肥再说……”等你腿好了再说。

  “……”

  好吧,让她暂且忽略男主角的傲娇属性。

  这无关面子,也无关尊严。

  只能说——

  我只怪你嘴太贱,却未想你是用错了方式来表达爱。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