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镜

发布日期:2018-01-02 浏览次数:95

  人设说明:

  夏天,男主人公,性格与普通人无异,有些懦弱,经常自怨自怜,自私自利,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不择手段,却又反过来安慰自己是别人的错。计算机工作者,因此有广泛查阅资料的能力。

  安静,女主人公,一头短发,清丽出尘。性格开朗活泼,乐观向上,坚强也善于伪装,有自己的小心计。


  小说大纲:

  男主人公夏天在某一日发现自己到了一个奇怪的世界,这里的一切都像是由上帝编导的傀儡戏,在过着日复一日的生活,即永远在过9月23日。周围的人都像被抽出了灵魂,只剩下一具躯壳在干那日他们该干的事。夏天多次尝试无果后频临崩溃,想要自杀,却在此时遇到了安静。

  安静跟他一样,也是这个世界的“活物”。她是个活泼开朗的漂亮女孩,在只有他们俩的世界里,很快就俘虏了夏天,两人坠入爱河。安静很思念她在另一个世界的家人,夏天为爱人烦恼,想道如果有方法,宁愿牺牲自己也要换安静阖家团聚的幸福。

  安静约他去图书馆,夏天在安静拿过的书旁边找到了一本小说。书中写道的事竟与他所处的日复一日的世界一模一样。小说内容是男主人公在这个异世界里遇到了爱人,这个爱人知道回去的方法,并且是带着目的接近他的,想要男主自愿为她“献祭”。男主人公虽然最后知道了她的心思,却还是牺牲了自己让她回去了。

  夏天作出了决定,他将一切准备好,在零点触碰安静的“媒介”——桌子,想要送她回去。行动好像有点起色的时候,本该熟睡的安静突然进来了。夏天这时候好像明白了,这是安静为了回去设下的圈套,从一开始遇到他、让他爱上她、带着他发现回去的方法,最终都是为了让夏天心甘情愿为她献祭。夏天明白了,却仍然表示愿意为她牺牲,安静被深深地感动了,终于完全爱上了夏天,对夏天的爱已经比回去的念头重要了。

  就在此时,夏天却把自己的“媒介”——一面镜子仍给了安静,零点的钟声敲响,变成了安静在为他献祭。原来夏天凭借着自己是计算机工作者,查到了安静不知道的资料。这个幻镜中,“媒介”只能是镜子,他触碰的根本不是安静的媒介,只是想演一出戏让安静真正爱上自己,从而心甘情愿为他“献祭”。

  夏天回到了正常世界,安静的痕迹也全部被抹去。夏天想起这个女孩,突然意识到那本书——那本缠绕着他们命运的小说,究竟从何而来,是谁所写,为什么会与他的真实经历这么相似。所有线索都指向一个结论——这本书就是平行时空中回来的自己所写。屈服于命运也为了让幻镜世界中的自己出来,夏天提起笔写下这本小说……


  正文:

  一、

  这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秋日早晨,两团火一样的小鸟从灌木丛上扑棱飞起,树梢上的叶片簌簌低语着昨日的见闻,拂晓的阳光在窗棂上碰了个包,便只折射进房间的床上来。男人翻了个身,再一次被晨曦的热情迷了眼,只得揉揉眼转醒过来。

  夏天看了眼腕上的表,指针夸张地指着180°,“又是才六点啊。”他嘟囔着起身下床,床前的小镜子里眏出的是一个胡子拉碴神色迷离的男人的脸,盖着的被褥被揉出深深的褶皱,活像人弯下去的嘴。

  打开冰箱,跟所有单身汉的冰箱一样空空荡荡,夏天只得给自己倒了杯水,揉了揉还有些酸胀的眉眼,准备去楼下那家常去的店里买早饭带去公司吃。这一天天过的,真的算“日复一日”啊,夏天悲哀地想到。

  等到了店内,队伍跟昨天一样长,夏天排到最末尾,百无聊赖地掏出手机把玩。

  “叮”的一声响,夏天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新短信来了。虽然知道无非是营业厅讯息或者快递消息罢了,他还是退出正在看的新闻打开信箱。

  “您好!您的手机已欠费37元……”

  欠费?不是昨天欠的费么?他当时也缴费了啊……看看信息的时间,的确是刚刚收到的。现在的营业厅都这么不敬业了吗?夏天蹙了眉,复又打开新闻看。

  手指轻车熟路地在屏幕上滑动点击,神情却越来越不对劲。不对……“南山路发生爆炸事件”这条新闻他百分百确定是昨天发生的事!夏天慌忙看手机自带的时间,9月23日,没错啊,昨天是9月22……不!他记得昨天才是9月23日!

  一声怒斥灌入他的耳朵,暂时抽走了他惊愕到不能转动的思绪。他茫然地抬头望向声音的方向,原来是他前面的一个中年模样的大叔在叫喊。

  “对,我知道招牌饭买完了,但你们店不就是满足顾客需要的吗?我今天就要招牌饭!”

  言罢,那个中年人甩了甩公文包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圆睁环眼,下巴上的肉都在层层抖动。

  没有人注意到夏天的脸色刷地惨白,像被人当面一盆白漆从头淋下,一双眸子里尽是惊惧的神色,气急的男人在夏天的墨色瞳孔中摇曳。眼前的一幕不久前,准确地说,昨天早上这个时间点,已发生过一遍。

  这里不正常。他再没心情吃早饭,赶紧搭地铁准备去上班。他脑子里的想法太多,仿佛有蚊虫嗡嗡地响,最后抽丝剥茧,只剩下一句话在脑海中倒带回响。这里不正常,这里不正常。他只想去工作的地方看看熟悉的同事,跟他们笑着说早上经历了一件怪事,他甚至想念他暴躁的老板,毕竟他们都是他在这个偌大的城市里熟识的一群人,跟他们在一起,比早上手机奇怪的消息和每天都在要招牌饭的大叔好受的多。

  急急忙忙地走进办公室,在自己的桌前坐下,邻桌的同事“小平头”,因为他只知业绩不重仪表,终年剃的是板寸,夏天暗地里如此叫他。“小平头”还是一如既往地来得很早。夏天主动跟他打招呼,“小张,又来的这么早啊?”

  小平头没理他,这着实出乎夏天的意料。没听见么?于是他又叫了一声,“小张?”,说着胳膊肘还戳了戳他。

  没有回应,小平头目不斜视地看着电脑屏幕,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跳跃,敲打出串串代码。

  夏天楞在那里,他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他的大脑已经被连续发生的明显不正常的事冲击地丧失了基本思考的能力。仿佛许久许久后,那些吸收全身机油的珍贵齿轮才开始转动,一个想法连连踢着夏天的大脑,不疼,一脚踢来只发出空洞的声响。

  昨天的差不多这个时候,小平头发现了自己缺了一叠文件,向夏天借来去复印。如果……如果他真的又要过一遍9月23号,如果今天真的过成了昨天……那么……

  他沉默地、不发一言地等待着命运的判决。

  片刻后,小平头动了,他侧过身来对着夏天说,“我没有那份xx文件,你的借我去复印下好吗?”

  一句话,几十个字,悬在夏天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倏然坠落,他看到自己的头颅落地,鲜血蜿蜒成小溪。

  他疯狂地逃离公司,像逃离疯人院,冲到了街道上,这个城市依旧车水马龙,他一个接一个地跟行人打招呼,推搡他们拉扯他们,他们却毫无反应地向前走,眼神古井无波,又或者空洞无物更贴切。

  像满城的行尸走肉,或者被上帝的线缠绕着演一出牵线戏的傀儡。只剩他一个有灵魂的躯壳,在跑,在喊叫,在震惊,在迷惘,在无措,在痛哭。

  如果不是我疯了,就是整个世界疯了。他想到。

  不,我没有疯!一定是……这整个世界都疯了!


 二、

  “没有用!根本没有用!”

  一声怒吼划破了夜幕,东方一片鱼肚白,太阳在远处探着头,而站立在街上的佝偻身影,活像一具刺破夜幕的巨大白骨。

  夏天手撑着膝弯腰站在马路边,沿着胡茬留下来的液体不知是汗是泪,他的眼睛,盛满了疲惫和绝望,像宇宙中的黑洞,吸收了周围的一切光线,变成鼻梁上的两个漆黑空洞。

  “为什么?”

  他榨干肺里所有氧气大喊出声,话音落地的时候,他脱力般倒了下来。

  大概半个月了,世界疯掉差不多半个月了,他没法计数,即使想学流落荒岛的鲁滨逊刻字记录日期,痕迹也会在第二天自动抹去。从那天开始,世界就一直在过昨天,一直在循环9月23日,每个人除了他像丧失了灵魂一样机械地干着9月23日他们干的事,如此如此,日复一日。

  手机里每天准时收到欠费信息和9月23日的新闻,中年大叔每日为早餐生气,小平头每天都在缺文件。夏天试过反抗,他在大叔面前指责他不体谅店员,拒绝递给小平头文件。没有用,做什么都没有用,大叔面不改色地看都不看他,小平头拿着空气去打印,又拿着空气回到座位。

  简直像机器人,9月23日做过的事就是输入的程序,任何违反程序的事件他们都不会做。

  夏天甚至想过,他如果拿刀子捅了一个人,那个人是不是还是会若无其事般执行程序,肚子上的窟窿淌着血。想这些的时候他的嘴角扬起一个狰狞的笑,带着对整个世界的仇恨。

  他最近日日撑到凌晨还在街上闲逛。因为零点是这个世界最神奇又可笑的时间,原本路上还在开的车子,午时一到,就凭空消失,人亦如此。夏天知道,他们是结束了又一日的循环,回到了23日最初他们在的地方。

  没有用,做什么都没有用。发现越多,他就觉得自己越无法逃离,这里太可怕了,那种力量,在零点把一切都回归原位的力量,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甚至超出了自然!他是学计算机的不是研究巫术的,况且孤军奋战的人,哪里有胜算呢?

  这就是他绝望地倒在这里的原因。

  是不是这样更好呢……他用颤抖的手从腰间摸索出一柄刀来。是不是……这把他原本想戳穿这个世界的刀,刺向自己会更好呢。

  攥着刀柄的手抖得厉害,心脏在左边,他跟自己的意志搏斗,试图将刀一寸寸往下移。同时浸透眼珠的泪水也爬漫了面颊,砸在地上无声无息。

  “哐当。”

  刀和泪一起掉下,刀面反射着清晨太阳的光,亮得刺眼。夏天蜷缩起身子,手抱着小腿,婴儿还在母体中的姿势,哽咽着抹眼泪。

  他真的是个懦夫,连终结自己的生命都做不到,一想到这个,他就觉得身体像一点点腐烂下去似的,渐渐融化成一洼黏糊糊的液体,再被吸进地底下去,留下的只是衣服。

  可是就在这时候,软软濡濡的声音灌入他的耳朵,“那个……你还好吗?”

  他惊异地抬头,是一个像在晨跑的女孩,一身利索的运动装,齐耳的短发,香汗淋漓,愈发衬得她青春活力、朝气蓬勃,就像她身后初升却绽出巨大光芒的朝阳。

  这种事……9月23日,可没发生过啊。

  小小的人儿摇曳在夏天的瞳仁里。

  “你……难道你也是……”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响起来,微弱却充满了希望。

  女孩随即反应过来,苦笑一声,“是啊,我来这个世界,已经好几年了。”


  三、

  他们恋爱得仿佛理所当然。

  她叫安静,人却不如其名。她一点儿不安静,反而活泼好动,尤其笑起来的时候,眉弯下好似有一汪海,里面盛着个琥珀色月亮,萤虫都急切地想夺取她的眸光,整个世界都在她的眼中明媚起来。最让夏天痴迷的是,她有着普通女孩子不具有的坚强,夏天扪心自问,如果是他来到这里几年,他也做不到安静那样能每天平静地晨跑。这样的女孩,就算不是在只有他们俩的世界里,夏天也会被她吸引的吧。

  她像一道光照到夏天所处的昏暗角落,把这个绝望迷茫的人从地狱拯救回来。连续几个月,他们苦中作乐,偷偷溜进电影院和游乐场,没有人管他们,他们在电影院里大喊大叫,在照相馆里自拍。一个人孤独地在这里可能会被逼疯,两个人在这却意外地有些乐趣。

  他一直是个俗气的人,见山是山,见海是海,见花便是花。唯独见了她,云海开始翻涌,江潮开始滂湃,昆虫的小触须挠着世界的痒,连这个令他恐惧的世界都弱化了。

  夏天养成了一个习惯,每天晚上躺在床上翻看手机里和安静今天拍的照片,每张都一遍一遍地看,这样等到零点照片消失,他和安静的每一天就刻在了他的脑海里,他想他大概是爱上这个女孩了。

  “跟我去一个地方。”在他词不达意地向安静表白了之后,女孩弯眸一笑,对他这样说。

  于是他们随着人流上了地铁。

  他们到了一栋居民楼前,安静径直走到一扇门前,拿出钥匙准备开门。

  夏天注意到,她的手竟然在微微颤抖,试了好几次都打不开那扇门。

  很快他的疑惑就被解答了。

  门开了,客厅的沙发里坐着微微有些发福的中年男人,电视里播音员念得字正腔圆,远处厨房里有瓢盆叮咚响,空气中洋溢着晚餐的香气。

  安静慢慢走到男人身边坐下,纤手覆上男人放在膝上的手,温声道,“爸,你看我带谁回来了。”

  男人并没有理会她,两人都心知肚明。这是扭曲的、重复的世界,除了他俩,其他人都有自己的运行轨道。可是安静没有停,她一声一声地叫她的父亲。

  “爸爸、爸爸……”,声音颤抖,夏天站在一旁,心像被拿去刮了几刀,再拿回来安在他身上一般疼痛。

  “爸,这是夏天,刚刚他跟我表白了。我……我也喜欢他,他以后是我男朋友,还会是我丈夫……”安静攥着父亲的手说道,“你不是……你不是一直在催我结婚吗,我现在找到他了……你……你看看我啊爸爸……”

  女孩再也忍不住了,她这些年独自筑造的心墙轰然倒塌,泪水决了眼堤倒流进心里,很快就淹没了最后的坚强和倔强。她在夏天怀里哭成泪人,瘦弱的身子随着抽泣颤抖,手紧紧地攥着夏天的衣袖,像是落水的人拼命抓住的最后一根稻草。

  平素最坚强的人崩溃的时候才是最震撼人心的。有什么比爱人在自己眼前失声痛哭,而他却无能为力,更使一个男人挫败的呢?夏天只能更加用力地抱住女孩,连安慰的话都说不出。

  因为他知道,他心底也被同样的痛苦折磨着,他也无比想念他的父母家人,他仅有的几个知己朋友,这个世界里也有他们,但他们眼里没有他。准确地说,他们在这里,已经不能被称作“人”了。

  可是他面对痛哭的心爱的女孩,如何言说自己同样深切的思念,他搂着打湿他衣衫的女孩,喃喃道,“如果有让你的世界变回正常的方法该多好,哪怕用我的世界来换……”

  和安静分开后,夏天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倒在床上发愣,安静答应他的喜悦早已被她的泪水冲淡,同时他也发现自己一直极力想掩饰却徒劳无功的——他也很想他的父母。

  远在异乡的慈母严父,开朗活泼的妹妹,一生难遇的友人,曾经喜欢过的女孩……所有人都被埋葬入了黄土,他撕心裂肺地掘挖却一无所获,只能看着他们用空洞的眼神看着自己。即使距他们的身体很近,离他们的灵魂也像隔着一层毛玻璃,无法打破。

  夏天放任自己浸泡在积深似海的思念中,直到眼框内凝滞的景物发生变化,才回过神来。

  那是镜子,摆在床头柜上的小镜子,因为是妹妹送他的,所以他到这个城市工作也带着。现在这面镜子里竟有人影憧憧,夏天惊恐地将镜子拿到眼前,玻璃里同样是这个房间,这张床,映照的却不是自己,赫然是妹妹正爬上他的床!

  他听见妹妹熟悉的声音含笑说道:“哥哥怎么还不回来啊……我给他送的镜子他还摆在床头。”

  镜中的女孩蹦跳着去拿镜子,眉眼在玻璃片中舒展开来,那双眼,像穿梭了无数个时空,跟夏天对视上了。


 四、

  今天安静约他去图书馆,又一次。

  安静在魔幻类文学书架前久久流连不去,最后选了一本《时光之轮》坐到了位置上。夏天亦随着她在那个书架前徘徊,指尖划过一排排或新或旧的书脊,余光偷偷瞄着坐在一旁的安静,窗外泻进来的秋日阳光,在她肩部一闪一闪地跳跃着。

  随意拿本书坐她对面吧,他重新看向书架,那本《时光之轮》的空位相隔几本的距离,有一本名字叫《幻镜》的书,精装的书脊和烫金的封面,瞬间胶着了夏天的目光。

  这是一本小说,还是一本内容比较玄幻的畅销小说。这是夏天翻看了封面和封底之后得出的结论。他翻到首页,作者用楷体字玄乎地写着: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即使此时的你不相信。

  欢迎来到幻镜……”

  吸引人的手段还不错。夏天哑然失笑,决定继续读下去。可是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小说第一章里,男主奇异地来到了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赫然就是他所在的世界!

  “我发现自己来到了这样一个世界,是平行时空吗?我不确定,唯一确定的是这个世界里在日复一日地过着同一天。你能想象吗,除了我其他人都像编好程序的机器。像机器般完成自己那天应该完成的事,那个世界是死的,只有我一个人活着。”

  看着书中男主人公对那个世界的描述,夏天的心仿佛被揪住了一般,会有这么巧合的事吗?偶然发现的一本玄幻小说中的世界,居然与他所处的世界相似甚至相同?他用颤抖的手再往前翻,那行楷体字还在那里提醒他。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即使此时的你不相信。”

  他觉得自己已经相信了。

  夏天急不可耐地继续读下去,甚至一目十行,把多余的东西都跳过。

  书中的男主人公在绝望的时候遇到了女主人公,而女主人公,知道回去的方法。

  “在我的软磨硬泡下,她终于肯告诉我回去的方法了。

  ‘我也是泡在图书馆很久之后找到的方法。’她一反平日的嘻嘻哈哈,认真地对我说,‘我查到的资料显示,这个世界是独立于我们正常世界之外的,却又有些可联系的平行时空,不知名的力量将我们送到了这里。你有没有发现,我们都是9月23日早上醒来发现自己到了这里的,就算来的年份不一,日期却接近至相同。9月23日,秋分,地球磁场活动最强烈的一天之一,我不知道跟这有没有关系,也许是有的吧。’

  ‘传输都是需要媒介的,我们在两个世界间传输的时候,接触的东西就是我们的媒介,而要想回到正常的世界,需要一个人在恰当的时候——我认为是零点,心甘情愿以牺牲自己为前提,触碰另一个人的媒介将他送回正常的世界,而牺牲自己的人则永远留在了那个不正常世界,并且像那个世界的所有人一样,是死的,日复一日的。我私下里,把这种方法叫做献祭。献祭自己的人,正常的世界就再也没有他的痕迹存在了……’她一口气说了一串话。

  听到这里的我不禁打了个寒噤,‘抹去他存在的所有痕迹?那就没有人记得他了吗?’

  ‘也许有的,’她说,话语中夹杂着一丝叹息,‘也许那个回去的人会记得他吧……可是就算知道了回去的方法又有什么用呢,不会有这样傻傻的心甘情愿的人的,还是说你就这么傻?’她终于恢复了常态,开起了玩笑。

  她像往常一样笑着,却仿佛在暗示些什么。”

  这一段之后,就像所有言情小说的标准情节一样,男主人公因为太爱她,心甘情愿为她“献祭”,将女主人公送回了正常世界,自己则成了日复一日世界里的行尸走肉。最后出人意料的是,女主人公竟然是为了利用男主人公才接近他的,回到正常世界之后,女主人公过着灯红酒绿的生活,男主人公却在平行时空中变成了上帝的牵线人偶。

  结尾的男主人公固然悲情,但是夏天的注意力已经不在这里。小说描写的世界与他们所处的世界如此相似,会不会那个回去的方法,也是真的呢?

  夏天的思绪已经无法停留在书页上了,他猛地转头看安静,漂亮的女孩依旧坐在阳光里,一袭白色长裙的她像夏日荷塘里悄然盛放的白莲,似是察觉到他的目光,她抬头看他,唇边一抹盈盈笑意,双靥一晕浅浅红妆。

  他想起自己当时的呢喃:“如果有让你的世界变回正常的方法该多好,哪怕用我的世界来换。”现在方法自己长腿跑来他的面前,太真实了,简直是为他写好的剧本。问题是,他会像小说中的男主人公一样,甘愿牺牲自己来换她的幸福吗?


  五、

  一切都准备好了。

  媒介?他详细地问了安静,得知她当晚是睡在房间桌子上,一早醒来就是这个世界了,媒介应该是她的桌子。

  时间?每天都是9月23日,他只需零点碰到她的媒介就好了。

  心甘情愿?他想……他是做好准备了的。

  这天仍与往常没有两样,对于夏天来说确是极其重要的一天。

  晚上他执意要去安静家,女孩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但还是同意了。到了快零点,他将自己好不容易哄睡着的安静抱到客厅的沙发上,给她细心地掖好被子,自己来到了桌前。

  女孩的桌子上有太多东西,却收拾地很整齐。小玩偶和摆件向他招手,贴着的便签上写着“跟夏天大大约会の日程”,小闹钟则站在桌角,滴答滴答,还有十分钟到零点。

  夏天碰触着桌子,摆弄着她桌上的物件,度秒如年。

  只有八分钟了,他感觉自己轻飘飘的,像是灵魂从身体里被抽出一样轻。有效果了!

  五分钟。

  原本应该在客厅睡觉的安静却出现在了卧室门口。

  四分钟。

  为什么第一次见面,她会对一个不知道是不是“活物”的人伸出援手?为什么她不觉得他是这个世界的人,而径自跑过?

  三分钟。

  为什么不厌其烦地约他来图书馆?

  两分钟。

  为什么那本带着逃离方法的小说在不属于它的书架上?就在她拿的书旁边?

  一分钟。

  本该睡着了的她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嘴角还带着一丝笑意?

  夏天的表情像是恍然大悟,呆愣着看着面前的女孩,颤抖着声音说,“所以一切……就像那本小说一样,都是骗局?你根本没有爱过我?”

  “不,我想我是爱你的,从遇见到约会,那些都不是伪装。”安静说,“可是这份爱始终比不过想回去的心。”她低着头不敢直视男人的双眼。

  夏天愣住了几秒,给自己慢半拍的大脑以反应的时间。旋即,他笑了出来,“没事……本来我就决定为你牺牲了。要不是你,我早就死在了那个想自杀的早晨。”

  “安静,你真的很好,回到正常世界后,不要想到我……不,还是要记得我的,记得在另一个世界还有人爱你就好了,不然……真的没人记得我了。”他看着她的眼睛,诚恳地说。

  “安静,”秒针滴滴答答快要追上时针了,夏天趁着最后一丝机会说出一直羞于说出的话,“我爱你。”

  女孩早已泪流满面,她心里开始怀疑自己的设计是对是错,就算回到正常的世界,还会有这么珍惜她的人吗?过去的滴滴点点在她脑海里浮光掠影般划过,夹杂着两人的笑声、打闹声……

  她哽咽着大喊,“我后悔了!我后悔了夏天!我不要回去了,我们两个生活在这里就很好了……”

  “真的吗?”

  她猛烈地点头,好像有多用力,她话语中的悔意就有多深。可是就在此时,一个东西被扔进她的怀中,是一面小镜子,普普通通的,她愕然抬头看向夏天。

  可是来不及了,她感到自己全身上下使不上一点力气,这面镜子像一个黑洞,吸走了她的精力,甚至灵魂。眼前心爱的男人站了起来,脸上是她从未见过的表情,惋惜?怜悯?她一时分不清。

  “小安静,你设计的蛮好,可惜马脚太明显了。”男人说道,“女孩子都这么天真的吗?你以为那本你故意放在那里的小说写的是我的剧本、我的人生?永远不要小看人心啊,那个作家写的东西,你真的就毫无保留地相信?你注意到了吗,小说名叫‘幻镜’,不是境界的境,却是镜子的镜。我往这个方向查,发现这里是镜子里的世界,而每个人来这的媒介只能是镜子。你难道没有在你的哪面镜子里看到过正常世界吗?简直不敢相信设计我的人会这么单纯,我碰的桌子根本不是你的媒介,你却哭得跟我为你牺牲了一样。”夏天勾唇,摇摇头像是不相信这个处心积虑接近自己的女孩会真的算错了这一步。

  “对了,你怀里的镜子是我的媒介,之前在你心里,回家一直是排在爱我之前的吧?这样可不好哦。演一出戏,骗你完全爱上我,心甘情愿为我献祭,还真是废了不少心思。”

  她那双曾拯救他的眼睛遽然收缩,不敢相信,可事实不正是如此吗?而且她又哪来的不敢相信的立场,先心怀不轨的,是她啊……

  “现在,再见喽!”

  安静的视线已经越来越模糊,耳边夏天的话却仍回响地清清楚楚,和着零点的钟声一字一句敲击着她的耳膜。她最后一次看向他,隔着朦胧的纱和晶莹的泪。

  随后,她站的笔直,目光空洞,像一具行尸走肉。


  六、

  这一次夏天是被闹钟闹醒的。他一反往常赖床的习惯,一个哆嗦跳了起来,第一时间去看日期。

  9月24日!他激动地热泪盈眶,呼出一口气跌坐在床上,劫后余生的感觉随着新鲜甜美的空气充斥着他的肺叶。

  他真的从那个世界回来了,激动之余,夏天略带无措地看着自己的双手,目光又转向床头放着的镜子,一切如常,房间内阒静无声,无人解答他心中的疑问。

  夏天慢慢撑着手站起来,恍恍惚惚地洗漱,吃饭,背上公文包去上班。在地铁拥挤的人群里,他突然就想起那个女孩来——那个可爱甜美的女孩,那个他爱过却不择手段欺骗她的女孩,现在世界上只有他记得她了。他不敢去安静父母家求证,只想让这个明媚的女孩就这样埋葬在他心里。

  他在正常世界的人群洪流中闭上眼睛,放任自己想着安静,一瞬间周围的人声鼎沸都仿佛离他远去,他在一片静谧中想这一件事,这一个人。

  初见安静的时候她像一道光,和她身后的朝阳一样闪闪发亮。没想到却是她计划中的遇见。

  骗他去图书馆,让他看到那本书的安静,在秋日的阳光下盛开成一朵莲花。却不曾想当时各自心怀鬼胎。

  命运往他们简单的生命中穿插了太多杂质,使一对男女纯粹的爱情变了质。

  突然,像触电一般,有个想法在他脑海里一闪而过,快到他差点抓不住。

  那本书……一本被认为是玄幻小说的书,怎么可能正好和他所处的世界一模一样?不是亲身经历是不会写的那样真实的,难道是另一个去过那里的人写的?

  可是男主角的经历怎么会和他相差无几?甚至连精装的书脊和烫金的封面,都是他从小喜欢的类型,第一时间就胶着了他的目光。

  那本书出现的如此巧合,简直像长着腿跑到你面前来。如果没有那本书……夏天光想想就脊背发凉,如果没有那本书,安静不会发现回去的方法,他亦不行,他们俩将永远被困在那个地狱一般的地方。

  甚至如果里面女主角不是带着目的去构陷男主角,安静是不是也不会萌生设计他的想法?如果那本书的结局不是那样,不是男主角为女主角献祭了,安静是不是也不会引导他去看那本书?

  太巧合了,一切都好像是冥冥之中有人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当他们稍有和宿命不一样的举动就大手一挥,送上这一本书来,继续操控命运之后的走向。

  一番查证之后,这本书竟然从未问世,这个世界上还不曾有过这样一本书。作者在哪里?何时写成?书又怎样存在于那个世界。

  不对,那个世界和这个世界完全相同。如果这本书不存在,那么那个世界也不会存在。

  去过那个世界的人,经历他们故事的,除了安静和自己,还会有谁?

  回到正常世界的,能写这样一本书的,现在,只有自己。

  夏天不曾相信鬼神,可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一个结论——这本小说是他所写,或者说,是他应该要写的。如果他现在不写,或是将剧情写的不一样,一切都将天翻地覆。也许是安静不曾发现那本书,也许是安静看完之后弃之敝屣,也许是他之后不能反将一军……如果他现在写错一步,平行世界的他就可能永远被困在幻镜里。

  在人挤人的地铁上,他好似被塞进了一个沙丁鱼罐头,秋日的阳光依然热烈的烘烤着他的周身,冷汗直往外钻,很快就沾湿了衬衫。他用颤抖的手从公文包里翻出手机,哆哆嗦嗦地在文档里打字,一个拼音又一个拼音敲出来。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即使此刻的你不相信。

  欢迎来到幻镜……”